17 longshanks

尚未进行身份认证

云存储,盛大云计算

等级
博文 43
排名 2w+

Dark Side of Cloud Storage —— 数据对像的分块消重

数据对像(可以通俗地认为是文件)的分块存储具有久远的历史。长久以来,单机文件系统一直将文件切分为若干固定大小的小块。其主要目的是为了进行有效的空间管理。互联网时代,大规模数据存储逐步发展起来。出于降低成本的考虑,人们在分块存储的基础上进行数据块的复用,即所谓的“消重”。但对于大型的在线对象存储而言,分块消重是有害的。具体来讲,分块消重是将数据对像切分成固定大小的数据块。数据对像之间有些数据块可

2013-09-03 20:51:31

Dark Side of Cloud Storage:多副本 vs. 主从

保障一个在线系统的可靠性和可用性的常用基本手段是多副本和主-从两种方案。这两种方案都的核心目的是消除单点。单点就是在一个系统中,某一个服务,或者功能模块,只有一个实例在运行。造成的问题就是,一旦这个实例下线,那么整个系统将会宕机;一旦这个实例丢失数据,那么整个系统将丢失数据。消除单点的手段不外乎增加实例数,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冗余”。但是冗余并没有那么简单。有些服务或模块没有持久化的状态(通俗地

2013-07-07 17:56:08

Dark Side of Cloud Storage——元数据归来

元数据归来莫华枫云存储服务是云计算的重要组成部分。技术上,云存储属于大型分布式在线存储范畴。云存储是一大类特殊的共享存储。作为提供存储资源的服务,云存储需要保证用户存放的数据可靠,不丢失。同时,云存储必须确保实时在线,任何宕机都会给用户造成损失。因而,云存储的基本要求是高可靠和高可用。此外,云存储是海量数据的存储,规模巨大。而且,出于成本和现金流量的考虑,云存储的集群规模必须随着用

2012-06-11 21:30:23

新的开始

<br/><br/>几个月前,我看完了所有7季的StarTrek:Thenextgeneration。剧中时常有这样场景:CommanderRiker走到CommanderData,或者LutenentWalf跟前,帅气地将一个平板电脑甩在桌上。<br/> <br/>在20年后的今天,任何人只要花上$499(不含税),就能像CommanderRiker一样潇洒。关于三个月前那场疯狂的iPad发布就不用多说了,(当然还有更疯狂的iPhone4)。咱就说说iPad这个东西。<br/>

2010-08-07 17:48:00

帝都日记

帝都日记   10月19日中午,方块告诉我,我被报名参加CSDN的SD2.0大会,因而要跟他们一起去北京。于是,便开始了帝都之行...第0日   10月21日,照常上班。只是多背了一大包行李。气象报告说北京最低5度,便带上了一大包衣物。事实证明,这是后来痛苦的源头。   傍晚5点3刻,登上公司的车,正式出发。到机场,签了票,觅完食,搜了身,开始在登机口等待。打开笔记本

2009-10-28 10:22:00

concept的外快

concept的外快   Concept,一个逝去的梦,未来的希望,抽象之毒的解药,...   Concept!标准委员会叫你回家吃饭!   我们等待的不是C++标准,是寂寞...   就此默哀三分钟...   Concept作为更加完善的抽象体系,消除了OOP等抽象机制的缺陷,将抽象手段提升到一个无忧的境界。与之相关的一个辅助机制,conceptmap/a

2009-09-13 10:37:00

工程传奇 ------ 学徒布劳恩

维尔纳·冯·布劳恩(WernhervonBraun),V2飞弹的爸爸,红石导弹的爸爸,木星火箭的爸爸,土星系列火箭的爸爸,航天领域的先驱。在二战期间,是德国V2弹道导弹的主设计师;冷战期间,是美国航天发展的核心动力。如果没有他,美国人决不可能在短短的十年之内完成登月壮举。在布劳恩的传记里,记载着一件有趣的事:布劳恩在大学里参加金工实习,为期一年。期间,师傅发给他们每人一个拳头大的铁疙瘩,要

2009-04-03 22:12:00

斯普鲁恩斯的决定

    对于公众和多数军迷而言,二战期间的著名军事将领无外乎艾森豪威尔、尼米兹、蒙哥马利、隆美尔、朱可夫等等。但是有一位却鲜为人知。此公不是元帅,也没有第五颗将星,为人低调,甚至拒绝出风头。但他的将道却在二战众星之中出类拔萃。他便是被尼米兹称为“将军中的将军”的斯普鲁恩斯(RaymondAmesSpruance)海军上将。   在偷袭珍珠港的时候,斯普鲁恩斯还只是“公牛”哈尔西(

2009-03-02 20:17:00

六战俱全

   江南这一带有过去有一种很流行的曲艺,叫做评弹。包括评话和弹词。前者又称“大书”,只是说,也就是苏州人的说书。后者又称“小书”,还要唱,用琵琶和三弦伴奏(人多了还有月琴)。小时候也很喜欢听大书。说书人往往根据传统故事和小说改编,有时会添油加醋,作为噱头。其中印象最深是《三国》,其中有这么一段:说是诸葛亮到东吴联合孙权一同抗曹。周瑜带兵在赤壁与曹操对峙。周瑜有心要杀诸葛亮,但又怕落下

2009-01-21 16:52:00

工程传奇——会飞的猪

   在空军之翼网站上有一篇文章叫给猪装上翅膀。标题党的厉害,实际上内容是很严肃的,讲的是隐形飞机的里里外外。第一代的隐形飞机是F-117Nighthawk,的确是很雷人。很难想象,这副样子的东西,居然还能飞起来,还能打仗。从某种程度讲,它长得真有几分像一头猪,还长着翅膀。   f-117的身世还极具传奇色彩。研制的时候它的保密工作做到了家,造谣、掩盖、烟幕弹,都干过,甚至还出了款玩具欺骗大

2009-01-09 11:17:00

IDE综合症

IDE综合症莫华枫  前些日子猛然间接到开发POS机的任务。没有完整的IDE,索性就学着用vim,也算是技能锻炼吧。没几天,就看到了两位大牛在blog里展示无鼠标的魅力(这个,这个,这个,和这个,这个,这个,这个)。特别是云风,直接告诉我们不依赖于IDE的方法和好处。令人震撼。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依赖于IDE带来的不光是方便、简洁,以及geeky。更重要的,它将使得我们打下更扎实的基础。而那些离

2008-09-27 10:50:00

三只小猪

三只小猪莫华枫  小时候听说过三只小猪的故事,隐约记得故事是讲三只小猪用不同方法造房子,对抗老狼。这些天做软件,遇到一个无比简单的问题,但在三种不同的语言中,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解法。   最近,冷不丁地接到公司下派的一个紧急任务,做手持POS和PC程序之间交换数据的程序。各种各样的麻烦中,有一个小得不起眼的问题,POS机中数据的字节序和PC相反

2008-09-18 19:16:00

程序员应该学开车

说实在的,过去从来也没有想到这辈子还会学会开车。没学会开车之前,有时做梦开车,只不过更像开飞机。现在学会开车了,结果经常做梦找不到车,或者找不到地方停车。:)闲话少说,这会儿想说说开车和编程之间的关系。用我外公(抗战前就开车了,开了50年了)说:开车很简单,两分钟就能学会。但是要开好车,则需要一辈子。几年前我学了开车,尽管不是两分钟就学会,但在同组的几个人中,学的是最快的(如果再早十年,就

2008-09-14 13:58:00

ANN vs BNN

ANNvsBNN莫华枫毋庸置疑,ann是对bnn的模拟。(也有人不这么认为,打算闹独立。且不说版权问题,认为自己能够牛过上帝他老人家,也是不应该的)。这两天奥运,心血来潮,想让ann和bnnPK一下,看看咱们人类同上帝他老人家之间还差多少。在bnn中,神经细胞是基础,先pk这个。尽管神经细胞也叫神经元,但是为了方便裁判,还是得区分一下:bnn的叫神经细胞,ann的叫神经元。神经细胞有个重

2008-08-23 16:55:00

GP技术的展望——C--

GP技术的展望——C--莫华枫  C++的复杂是公认的,尽管我认为在人类的聪明智慧之下,这点复杂压根儿算不上什么。不过我得承认,对于一般的应用而言,C++对程序员产生的压力还是不小的。毕竟现在有更多更合适的选择。仅仅承认复杂,这没有什么意义。我不时地产生一个念头:有什么办法既保留C++的优点,而消除它的缺点和复杂。我知道D语言在做这样的事情。但是,D更多地是在就事论事地消除C++的缺

2008-08-02 20:47:00

GP技术的展望——先有鸿钧后有天

GP技术的展望——先有鸿钧后有天莫华枫  自从高级语言出现以来,类型始终是语言的核心。几乎所有语言特性都要以类型作为先决条件。类型犹如天地,先于万物而存在。但是,是否还有什么东西比类型更加原始,更加本质,而先于它存在呢?请往下看。:)泛型和类型   泛型最简短最直观的描述恐怕应该是:theclassoftype。尽管这样的描述不算最完备,但也足以说明问题。早在60年代,泛型的概念便

2008-07-26 19:35:00

C++的营养——swap手法

C++的营养莫华枫   上一篇《C++的营养——RAII》中介绍了RAII,以及如何在C#中实现。这次介绍另一个重要的基础技术——swap手法。swap手法   swap手法不应当是C++独有的技术,很多语言都可以实现,并且从中得到好处。只是C++存在的一些缺陷迫使大牛们发掘,并开始重视这种有用的手法。这个原本被用来解决C++的资源安全和异常保证问题的技术在使用中逐步体现

2008-02-26 15:13:00

C++的营养——RAII

C++的营养莫华枫   动物都会摄取食物,吸收其中的营养,用于自身生长和活动。然而,并非食物中所有的物质都能为动物所吸收。那些无法消化的物质,通过消化道的另一头(某些动物消化道只有一头)排出体外。不过,一种动物无法消化的排泄物,是另一种动物(生物)的食物,后者可以从中摄取所需的营养。    一门编程语言,对于程序员而言,如同食物那样,包含着所需的养分。当然也包含着无法消化的东西。不同的

2008-02-16 08:11:00

瓦格纳的排场

瓦格纳的排场   这个春节过的实在无趣。走完亲戚,招待完亲戚,逛街买好东西,就没多少时间了。看书的兴致也没了。想写点什么,总是没法集中精力。实在腻味了,把以前下载的瓦格纳的歌剧《尼伯龙根指环》拿出来看看。自从下载,没怎么好好看过,这回算是补上了。   瓦格纳的“指环”系列可以算是歌剧里的极品,总共四出:莱茵黄金、女武神、齐格佛雷德和众神的黄昏。分成四个晚上连演,总共加起来大约15个小时。

2008-02-14 11:24:00

当GPL遇上MP

当GPL遇上MP莫华枫   GPL,也就是GeneralPurposeLanguage,是我们使用的最多的一类语言。传统上,GPL的语法,或者特性,是固态的。然而,程序员都是聪明人(即便算不上“最聪明”,也算得上“很聪明”吧:)),往往不愿受到语法的束缚,试图按自己的心意“改造”语言。实际上,即便是早期的语言,也提供了一些工具,供聪明人们玩弄语法。我看的第一本C语言的书里,就有这么

2008-01-25 15:09:00
奖章
    暂无奖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