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fudan_abc

尚未进行身份认证

暂无相关描述

等级
TA的排名 4k+

《Linux Pocket Guide 2e》中文版

前段时间和朋友翻译了LinuxPocketGuide的第二版,这本书并不涉及任何kernel的内容,不过对于linux新手来说,放在手边当参考书还是蛮好的。:)下面是译者序:昨天参加一个careertalk的活动,有邀请几位嘉宾做一些有关职业规划的讲座,其中一位前辈着重强调了Mindset(心态)的问题:当我们是一个普通engineer的时候,我们这么写自己的report“Iwo

2013-04-24 20:27:05

Linux那些事儿 之 ext4文件系统(0) 引子

曾经以为人生就这样了,浮躁的心拒绝再看代码。然而来到美国两年之后,我于本月初去了一趟拉斯维加斯,发现在那儿找个美国小姐要八百美金,而且还不是包夜。当那个金发美女都已经走进我的房间,我却因为价钱太贵承受不起而决定取消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人生真是太失败了。那晚,看她出去之后,我内心一阵郁闷,于是打开电脑开始看A片,怎奈看到一半电脑竟然说文件系统崩溃了。我心想ext4文件系统不是号称很强大吗,怎么这么容易

2012-08-25 13:47:53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37)迷雾重重的批量传输(六)

usb_stor_bulk_transfer_sglist()函数有一定的“蛊惑性”,我们前面说过,之所以采用sglist,就是为了提高传输效率。我们更知道,sg的目的就是让一堆不连续的buffers在一次DMA操作都传输出去。其实在USB的故事中,事情并非如此。不过如果你对USBCore里边的行为不关心的话,那就无所谓了。423行,424行,退出或者断链接,就不要传递数据。然后429行

2012-05-07 13:09:04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第二版 前言

从开始写Linux那些事儿系列文字开始,到如今已有四年多了,而从整理出版第一版到现在也已经一载有余了。期间不断有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问我,怎么会想起写这么多如此可爱的文字,我的回答都是:娱乐自己,娱乐大家而已!或许,大家早已经默认技术本是一个沉重或者说枯燥的话题,我们无法用一种娱乐的心态去看待它,甚至说很多人早已丧失了从中获取乐趣的能力。但是,一切本不该如此的,对于不管什么原因踏入这个行业的我们

2012-04-15 19:23:14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36)迷雾重重的批量传输(五)

在讲数据传输阶段之前,先解决刚才的历史遗留问题。usb_stor_bulk_transfer_buf()中,406行,有一个很有趣的函数interpret_urb_result()被调用。这个函数同样来自drivers/usb/storage/transport.c中:265staticintinterpret_urb_result(structus_data*us,unsign

2012-03-08 22:09:34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35)迷雾重重的批量传输(四)

有时候我也被这个问题所困扰,我不知道是我不明白,还是这世界变化太快。连Linux中都引入了过期这么一个概念。设置一个时间,如果时间到了该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那么某些事情就会发生。比如需要烤蛋糕,现在是8点30,而我们要烤45分钟,所以希望闹钟9点一刻响,当时间到了,闹钟就如期待的一样,响个不停。在计算机中,也需要做这样的事情,有些事情,需要时间控制,特别是网络、通信等,凡是涉及数据传输,就得考

2012-01-05 23:16:21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34)迷雾重重的批量传输(三)

在usb_stor_Bulk_transport()中,这个函数中调用的第一个最重要的函数,那就是usb_stor_bulk_transfer_buf()。仍然是来自drivers/usb/stroage/transport.c:391intusb_stor_bulk_transfer_buf(structus_data*us,unsignedintpipe,392

2011-12-26 19:58:11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33)迷雾重重的批量传输(二)

其实故事已经讲了很久,但如果你觉得到这里你已经把故事都看明白了,那么你错了。不仅仅是错了。不信,我们就继续看,先看512行,us->transport(),这个函数指针同样是在storage_probe时被赋值,对于U盘,它遵守的是Bulk-Only协议,因此us->transport()被赋值为usb_stor_Bulk_transport()。来看usb_stor_Bulk_transport

2011-12-15 22:15:35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32)迷雾重重的批量传输(一)

374行,us->proto_handler()其实是一个函数指针,知道它指向什么吗?我们早在storage_probe()中,确切地说,在get_protocol()就赋了值,当时只知道是getprotocol,却不知道究竟干什么用,现在该用上了,一个指针要是没什么用人家才不会为它赋值呢。当初我们就讲了,对于U盘,proto_handler被赋值为usb_stor_transparent_sc

2011-12-06 21:56:32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31)SCSI命令之我型我秀

usb_stor_control_thread()基本讲完了,但是其中下面这几行,正是高潮中的高潮。所谓的批量传输,所谓的Bulk-Only协议。正是在这里体现出来的。371         /*we'vegotacommand,let'sdoit!*/372         else{373              US_DEBUG(usb_stor_s

2011-12-01 22:49:50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30)彼岸花的传说(The End)

解决了这个INQUIRY的问题,我们就可以继续往下走了,372行,这就是真正的批量传输的地方,proto_handler()就是正儿八经的处理SCSI命令的函数指针。而usb_stor_control_thread之前的所有代码就是为了判断是不是有必要调用函数proto_handler(),比如超时了,比如模块该卸载了,比如设置断开flag了,比如要处理的就是这个有问题的INQUIRY等,这些情况

2011-11-29 20:00:36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9)彼岸花的传说(八)

对于use_sg为0的情况,我们接下来再看168行,offset是函数调用传递进来的参数,注释里说得很清楚,就是用来标志偏移量的,每次复制几个字节它就增加几个字节,最大它也不能超过request_bufflen,这是显然的。usb_stor_access_xfer_buf()这个函数所做的事情就是从srb->request_buffer往buffer里边复制数据,或者反过来从buffer往srb-

2011-11-24 23:24:11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8)彼岸花的传说(七)

很显然,我们是把为INQUIRY命令准备的数据保存到了我们自己定义的一个结构体中,即structdata_ptr[36],但是我们是为了回应一个SCSI命令,最终需要知道答案的是SCSI核心层。正是它们传递了一个scsi_cmnd结构体下来,即srb。structscsi_cmnd中有两个成员,即unsignedrequest_bufflen和void*request_buffer,应该把d

2011-11-21 18:50:33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7)彼岸花的传说(六)

我们继续接着上一节往下看。fill_inquiry_response(),这个函数来自drivers/usb/storage/usb.c中。266voidfill_inquiry_response(structus_data*us,unsignedchar*data,267                unsignedintdata_len)268{269

2011-11-13 22:15:17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6)彼岸花的传说(五)

下面讲一下usb_stor_control_thread()函数。唤醒它的是来自queuecommand的up(&(us->sema)),us->srb被赋值为srb,而srb是来自SCSI核心层在调用queuecommand时候传递进来的参数。聚焦usb_stor_control_thread()。314行,前面说过,关于dev_mutex这把锁我们必须在看完整个模块之后再来从较高的角度来看。

2011-11-10 21:09:52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5)彼岸花的传说(四)

我们刚刚跟着storage_probe()几乎完整地走了一遍,貌似一切都该结束了,可是你不觉得你到目前为止还根本没有看明白设备究竟怎么工作的吗?U盘,不仅仅是USB设备,还是“盘”,它还需遵守USBMassStorage协议,以及TransparentSCSI规范。从驱动程序的角度来看,它和一般的SCSI磁盘差不多。正是因为如此,所以U盘的工作真正需要的是四个模块,usbcore,scsi_

2011-10-30 18:51:09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4)彼岸花的传说(三)

前面已经说了,回到usb_stor_acquire_resources()函数中,返回了0。于是咱们终于回到了storage_probe()函数中来。1008行,scsi_add_host()函数被执行,之前申请的us->host被作为参数传递给它,同时,intf->dev也被传递给它,这个东西是被用来注册sysfs的。前面已经说过,在scsi_host_alloc之后,必须执行scsi_ad

2011-10-26 20:38:21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3)彼岸花的传说(二)

如果让大家投票的话,usb_stor_control_thread()这个函数中的代码无疑是整个模块中最为精华的代码。我们只需要它中间306行的for(;;)就知道,这是一个死循环,即使别的代码都执行完了,即使别的函数都退出了,这个函数也仍然像永不消逝的电波一般,经典常驻。显然,只有死循环才能代表永恒,才能代表忠诚。这是每一个守护者的职责。usb_stor_control_thread(),其

2011-10-25 18:12:33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2)彼岸花的传说(一)

彼岸花,花语是悲伤的回忆。很久很久以前,城市的边缘开满了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它的花香有一种魔力,可以让人想起自己前世的事情。守护曼珠沙华的是两个妖精,一个是花妖叫曼珠,一个是叶妖叫沙华。他们守候了几千年,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面,因为开花时,就没有叶子,有叶子时没有花。他们疯狂地想念着彼此,并被这种痛苦折磨着。终于有一天,他们决定违背神的规定偷偷地见一次面。那一年的曼珠沙华红艳艳的花被惹眼的绿色衬托

2011-10-20 22:02:52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1)传说中的URB

有人问,怎么写一个驱动写这么久啊?的确,一路走来,大家都不容易,但既然已经走到今天,我们能做的也只有是坚持下去。usb_stor_acquire_resources(),从名字上来看是获取资源。什么是资源?之前不是申请了一大堆内存了吗?写个USB设备驱动程序怎么这么麻烦啊?不是专门为USBMassStorage设备准备了一个structus_data这么一个结构体了吗?不是说故事已经

2011-10-19 21:25:15

查看更多

勋章 我的勋章
  • 专栏达人
    专栏达人
    授予成功创建个人博客专栏的用户。专栏中添加五篇以上博文即可点亮!撰写博客专栏浓缩技术精华,专栏达人就是你!
  • 持之以恒
    持之以恒
    授予每个自然月内发布4篇或4篇以上原创或翻译IT博文的用户。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程序人生的精彩需要坚持不懈地积累!